必去看 > 都市小說 > 弄潮1990從廠長開始 > 161 旸宏科技的技術都是偷來的?

最新網址:www.sdxfqs.com
    “咱們不自己招聘了?”

    魏方圓沒有去質疑謝旸的謀劃,甚至都沒有提出自己覺得有問題的地方。

    “不,招聘繼續。旸宏科技技術研發為主,合資項目,終究只是把技術轉化成產品的……”

    謝旸搖頭。

    魏方圓有些無法理解謝旸這里面的意思。

    不過,這也不影響他干好自己本職工作的事情。

    “到時候,如果他們同意,你就跟他們談吧,具體的細節,到時候我再給你說說就行了?!?br/>
    看著魏方圓努力做出來的一副我很明白的樣子,謝旸也沒多說。

    ······

    “蘇廠長,你怎么看?”

    費玉來看著蘇明強。

    “合作肯定是好事,雖然了解得不是很多,不過我認為謝旸沒有這么好心……”

    蘇明強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跟謝旸接觸了幾次,看起來這年輕人很不錯,在合作過程中也沒有什么讓人難以接受的條件。

    問題就出在這里。

    幾乎所有的合作,都是按照謝旸提出來的條件在進行。

    沒有附加條件,價格也低,甚至還把自己應得的利潤送給滇南一機。

    按理,蘇明強應該感激謝旸。

    可蘇明強現在卻對謝旸這個老辣得跟年齡不相符的年輕老板越來越警惕,只因為他深知天上不會掉餡餅。

    “問題是,他的目的是什么?”

    費玉來問出了他一直都想不明白的問題。

    蘇明強跟謝旸在一起的時間更多,他認為對方更了解謝旸。

    “我也不知道?!?br/>
    蘇明強搖頭。

    “要是市場出現了問題,他哪里來的資金解決研發經費?”

    想不通,費玉來就不去想。

    他來,也是因為擔心旸宏科技在這方面受到壓力太大,市場一直無法取得突破,最后出現問題。

    合作,只是出人,對第一機械集團來說,一點壓力都沒有。

    “誰知道呢!費總,不知道你對他的提議什么看法?我們是肯定要合作的?!?br/>
    滇南一機出的成本不多,得到的好處卻很大。

    自然是不會放棄。

    費玉來嘆了口氣,“雖然我也支持這樣的合作,不過我只是負責采購的,需要回去向領導匯報,然后再決定……”

    “你確實負責采購,可研發這塊,也是屬于你們需要采購的嘛。這樣,我跟你一起去找老秦?!?br/>
    蘇明強能說動秦浩然。

    能跟第一機械團合作,至少未來市場就有了一部分的保證。

    第一機械集團跟國內眾多的企業合作,不僅自己對四軸以上的高端加工中心需求大,就連那些客戶,也需求很大,這對未來的市場開發有著非常大的好處。

    “可資金這塊……”

    費玉來苦笑。

    謝旸說他們出錢,可出多少錢,沒有一個確切的數。

    至于第一機械集團的優勢,費玉來同樣也清楚。

    如果僅僅是這樣,謝旸根本用不著拉第一機械集團入手。

    “咱們都還沒確定,規模多大,也都是需要討論的。我那邊沒有問題,就看你們,如果同樣沒有問題,我想就可以繼續談合作細節?!?br/>
    蘇明強可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讓滇南一機自己開發四軸及以上的高端加工中心,無疑天方夜譚。

    系統什么的就不說了,連機械部分,他們開發也難。

    ······

    “廖廠長,我們已經表現出足夠的誠意了。數控銑床的控制系統,12萬每套;加工中心的控制系統16萬,這已經是我們能給出來的最大優惠。提供三軸系統,對于你們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機會!”

    某涉外酒店里。

    鹿邊?茍很是不爽地看著他對面的廖斌等人。

    他給了很大的機會,奈何,對方卻沒有立即就同意。

    如何能讓鹿邊?茍不鬧心?

    以前別說系統,就連采購高精度的三軸加工中心都不是那么容易呢。

    做出如此大讓步,對方居然得寸進尺!

    廖斌是京都一機的廠長。

    在大夏的普通銑床等設備設計制造領域,京都一機技術基礎是最好的。

    “鹿邊先生,非常感謝你的誠意,不過,法拉克負責人井上三郎先生提供的報價更適合我們的需求。另外,我們是機床生產公司,需要的是四軸生產能力,而不是組裝能力……”

    廖斌平靜地懟了回去。

    鹿邊?茍的態度,比起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

    對于京都一機來說,也算是不錯。

    尤其是能提供系統,這樣就能讓京都一機自己制造生產數控機床。

    換成以前,廖斌等人不會有任何意見。

    可現在不同以往,自然想要拿到四軸的控制系統。

    “這不可能!情況大家都知道,高精度三軸加工中心以上,都是屬于國際戰略裝備,屬于禁運清單中重點限制項目!”

    鹿邊?茍不想放棄。

    竭力壓制著心中的憤怒。

    之前就是沒有太過重視旸宏科技,要是在旸宏科技跟第一機械集團達成協議之前,做出這樣的讓步,對方絕對會毫不猶豫地感恩戴德簽訂合同。

    可現在……

    “鹿邊先生,旸宏科技提供給第一機械集團的三軸數控系統,僅僅八萬不到,你們的價格高這么多,我們即使生產出來,也很難有市場競爭力。我想這一點您應該清楚?!?br/>
    副廠長卓元林開口了。

    這些話廖斌不適合說。

    “他們的技術太差!性能也沒法跟我們比,一分錢一分貨!”

    鹿邊?茍冷冷地說道。

    差點就暴走了。

    他萬萬沒想到,原本以為做出讓步后,會取得不少的合同,至少能搶走旸宏科技的大部分訂單。

    可沒想到,這幾天什么都不順。

    “貌似,貴方提供的,比旸宏科技的并不先進到哪里。鹿邊先生,你們作為國際上實力強勁的企業,我們相信貴方的技術,可如果沒有讓我們獲得市場優勢的競爭力,我們即使引進了貴方的系統,我想也很難在市場上立足?!?br/>
    “四軸系統是沒有可能提供的!”

    鹿邊?茍一臉堅決。

    不賣!

    三菱不是法拉克那樣只研發生產控制系統的公司,自身的機械設備生產制造,也是非常強悍的。

    目前,三菱并沒有跟誰建立合資工廠的意向。

    何況,京都一機提出的也不是建立合資工廠,而是要四軸系統跟機床的技術!

    “那么,我們很難繼續下去了?!?br/>
    卓元林一臉遺憾。

    隨即,幾人就起身,離開了。

    “混蛋!你們以為,有個走了狗屎運,搞出來了三軸控制系統的旸宏科技,就能提供四軸控制系統給你們?要是這么容易,你們早就不需要引進了!”

    鹿邊?茍對著幾人離去的背影咆孝著。

    幾人聽到這話,愣了一下。

    隨后還是走了。

    廖斌一行人回到廠里時,已經快下班了。

    可沒有誰急著離開,反而都進入了小會議室里。

    “廖廠長,咱們這樣,是否會激怒對方?要是他們聯合起來,對于我們未來的談判非常不利??!”

    一名五十出頭的干部滿臉擔憂,打破了會議室里的寂靜。

    “是啊。滇南一機那樣一個沒有多少技術儲備的車床生產廠,都向市場推出了數控銑床,根據消息,最遲半年,他們的三軸加工中心就會上市……”

    另外一名干部說道。

    作為通用銑床的扛把子,京都一機在普通銑床等領域,自然沒的說。

    可問題是,現在市場最急缺的不是普通銑床。

    而是數控銑、加工中心。

    要是最后市場上只知道滇南一機的加工中心跟數控銑,對于京都一機來說,就是一場災難。

    《控衛在此》

    市場份額會被搶走,成績做不出來,他們這些領導干部還怎么升職?

    “數控系統是肯定要引進的。目前也并不是只有三菱一家,不知道大家又沒想過,以前不管是三菱還是法拉克,別說引進系統,就連我們要采購一些先進數控機床用于精密加工,他們的條件都苛刻得難以接受,而現在主動找我們,價格降低如此大的幅度,甚至愿意提供系統由我們生產機械零部件生產國產數控機床……”

    廖斌的聲音不大。

    語氣也很平靜。

    可這話,卻讓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本子國的這些公司,太反常了。

    他們有這么好么?

    “旸宏科技的數控系統,給他們了太大壓力?”

    卓元林看著廖斌,試探性地問出了心中的想法。

    在之前,他們甚至聽都沒聽過旸宏科技。

    旸宏科技有了三軸數控系統,也沒有主動來找京都一機談合作事宜。

    “旸宏科技有這樣的資格嗎?成立到現在也沒有多久,資金是貸款的,土地還是跟土川高新區管委會簽訂對賭協議免費拿到的……”

    “就是,一家還在大規模招聘科研技術人員的公司,沒有什么底蘊,能讓這些國際老牌企業感到壓力?”

    “旸宏科技即使在數控車跟數控銑的控制系統上取得了突破,要搞四軸控制系統,可沒有這么容易,他們的技術經驗儲備都不足……”

    在首都,即使是一家企業的領導,消息也是非常靈通的。

    旸宏科技跟第一機械集團簽訂合約后,關于旸宏科技的各種消息,就被他們打聽得明明白白的。

    不為別的。

    他們搞了多年,花費了不少的資金都沒成功的東西,讓旸宏科技這樣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給搞出來了。

    要是連基本消息都不知道。

    上面大老問起來,怎么回答?

    這一了解,不得了!

    旸宏科技成立到現在,也就半年多一點的時間,之前只是一個做機械代工的小廠。

    甚至,技術研發人員都沒有幾個!

    更不要說資金什么的。

    頓時讓無數人傻了眼。

    旸宏科技的數控系統,就像一個巴掌,狠狠地打在了這些企業的臉上。

    卻還不能還手。

    最多,就是不跟旸宏科技合作。

    “諸位,情況大家都知道,現在三菱跟東芝等都很反?!瓝Q成咱們,跟國際客戶談判,占據優勢的情況下,會主動做出大幅度的讓步嗎?”

    卓元林問著眾人。

    他心中對旸宏科技也是很不滿。

    無他,旸宏科技搞出來了系統,倒是來跟京都一機談合作??!

    結果,人家根本就沒理會。

    眾人看著他,也沒法反駁。

    “元林同志有什么想法,說出來大家聽聽吧?!?br/>
    廖斌知道卓元林肯定是有什么想法。

    “安排人去一趟旸宏科技,了解具體情況,這樣就能確定是不是旸宏科技給了本子國這些企業壓力。如果真的是這樣,我想對我們是好事。到時候,不只是本子國的系統我們可以選擇!雖然我對旸宏科技這種傲慢的行徑很不滿意,為了企業的發展,我可以親自走一趟……”

    卓元林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廖斌一動不動地看著他,其他人同樣也是神色復雜地看著卓元林。

    ······

    朗朝科技。

    會議室。

    空氣中彌漫著煙霧,氣氛幾乎凝固,壓抑不已。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會議桌中間的BP機上面。

    “諸位,你們已經搞了兩年的時間!這兩年,我們資金、技術支持都沒有少提供,可到現在,都沒有完成。而市面上,已經出現了漢字顯示的BP機,價格還非常低……而你們……先生們,請問還有多久?”

    亞歷克斯打斷了會議室里的凝固。

    他雖然不憤怒,語氣卻冰冷。

    對于朗朝信息的效率,產生了嚴重的懷疑。

    “明天,這種BP機就會在香江上市跟蛙島上市!先生們,之前出于信任,我們一直沒有催問進度,可現在,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對手,已經占據了先機……”

    甘家寧就沒有亞歷克斯那么好的態度了。

    最先在香江市場上市,首當其沖的就是香江分公司。

    業績大幅度下滑,雖然是競爭對手搶走了市場份額,可總公司卻不會理會這個。

    他們的考核標準很簡單,業績!

    麥克隆·亞當嘆了口氣,即使之前在香江的時候就解釋了,也沒用。

    在香江,他們了解情況后,很快就做出了降價等應對方桉,這也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方桉。

    要從根源上解決,就必須得拿出他們的漢字顯示尋呼機。

    “我們的新機型,就等著你們的漢字顯示技術……”

    甘家寧看著浪潮科技總經理梅榮軍,目光咄咄逼人。

    朗朝科技的眾人,在了解到市面上出現漢字顯示的傳呼機時候,也是被震驚了。

    漢字顯示傳呼機,技術難度有多大,他們比誰都清楚。

    要不然,怎么會搞這么長的時間?

    雖然說漢字有將近十萬個,而常用漢字就只有七八千不過萬,可漢字顯示BP機需要的,不只是把這些漢字顯示出來,還得按照語言習慣等,完整地表達意思。

    這就涉及到太多工作。

    別說小小的BP機,就連微型計算機,要翻譯過來,還得使用專門的漢卡來轉換!

    他們都無法想明白,旸宏科技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在短短的時間內,就推出來了。

    旸宏科技真的只是一家生產電子手表的公司么?所有的技術人員,真的是幾個月前才招聘的么?

    沒人知道。

    也沒人能回答這個問題。

    “亞歷克斯先生、甘先生,技術難度已經說了多次,現在就不提了。之前我們已經提出方桉,被你們否決了?!?br/>
    梅榮軍不樂意了。

    什么叫出于信任沒有催問進度?

    給的錢不多,提供的先進研究設備什么的也少。

    現在倒是自己這方的責任了。

    “梅,之前你們提供的設計方桉,太臃腫了,需要使用到最先進的存儲芯片跟運算芯片,即使搞出來,成本也會增加太多……”

    麥克隆·亞當不樂意了。

    方桉是有,可不符合他們的需求。

    “梅總經理,該不會是你們的研究資料泄露了,或是你們有好的方桉而不拿出來吧?”

    甘家寧突然陰惻惻地說道。

    “你放屁!”

    不等梅榮云開口,一名四十多歲,戴著遮住半張臉何況眼鏡的干瘦中年男人就跳了起來。

    “雖然是合作,從我們研究室建立開始,所有工作人員都是由你們的人管理!每一塊芯片,每一樣設備使用,都是有登記的!誰能不聲不響地把研究成果帶出去?”

    梅榮云沒有阻止。

    所有人都極其不滿地盯著甘家寧。

    “沒有?大陸沒有一家研究BP機的公司!更不要說有研究BP機使用漢字顯示的科研團隊,就只有你們……”

    甘家寧現在心情正不爽。

    沒有證據,如同瘋狗一樣胡亂潑臟水。

    “還有,旸宏科技的前身只是一家小機械加工工廠,連自己的產品都沒有,只做加工代工業務……旸宏科技成立到現在,短短半年時間,在這之前甚至一名相關技術人員都沒有……另外,根據我們的調查,旸宏科技負責BP機的人叫楊韜,原來就是你們朗朝科技的員工……”

    什么?

    朗朝科技的眾人面面相覷,都通過眼神交流,詢問誰知道楊韜是誰。

    可惜,沒人知道。

    就連梅榮云一時間也不知道怎么反駁。

    這幾年,國營單位下海的人可不少。

    朗朝科技本來就是前沿技術研發公司,每年分來了不少的大學生。

    自然,停薪留職甚至干脆直接辭職下海的人,也不會少。

    如果楊韜真的是今年才下海的,跳進黃河都解釋不清。

    
最新網址:www.sdxfqs.com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2012高清免费国语完整版_波多野结衣av高清一区二区三区_最近的中文字幕2018国语_中文字幕,无码视频